當有沃都是個成熟的大人之後,他們從以前的形影不離,變成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有利依舊當他的魔王,沃爾夫拉姆則是回到了領地去,選擇了為自己領地的人民負責的人生...

 

沃爾夫拉姆覺得這樣的生活雖然沒有像在有利身邊那樣的有趣刺激,但是在自己的領地裡讓他覺得有被人需要的滿足感,恬淡平靜的生活他倒也不討厭,於是就任由日子這樣一天天的過.....

但是有一天,他的王樣突然想到起他了,於是又風塵僕僕的從血盟城到了比魯雷費城來找他

[沃爾夫拉姆!我好想你喔!]好久不見的王樣給他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在以前這樣的舉動或許會讓沃爾夫拉姆覺得很開心,但現在沃爾夫內心也知道這樣的動作也只不過就是一個王上對臣子的友誼擁抱罷了.

[魔王陛下親自前來探望我,沃爾夫拉姆深感惶恐....]沃爾夫拉姆對著他的魔王大人恭敬的行了一個君臣禮.

[別這樣,沃爾夫!就跟你說過不需要叫我陛下的!你又來了,以前不是都有利有利的叫嗎?]魔王不滿沃爾夫的舉動大聲抗議著

[那是因為以前我是你的婚約者.....]又來了....沃爾夫心想.

[就算現在沒有婚約關係了,你也沒必要這麼冷淡吧?這樣會讓我很傷心耶!]

[微臣怎麼可能會做對魔王陛下無禮的舉動呢?魔王陛下您多心了!]沃爾夫安撫著不滿的魔王一邊說著

[不知道為什麼!反正你這樣對我我就是覺得不爽!我們不是朋友嗎?]就稱呼這點,魔王陛下還是很孩子氣的

[請魔王陛下注意舉止,這裡雖然是微臣的領地,但還是希望魔王陛下不要做些不符合真魔國魔王的言行舉止!]沃爾夫拉姆嘆著氣,無奈的叮嚀了自己的王樣

[難道沃爾夫你還在生氣當年我正式跟你提出放棄婚約,跟別的女孩子結婚嗎?]有利問

[真魔國的魔王陛下娶妻是真魔國全國上下都非常歡心喜慶的事情,我馮比魯雷費魯特卿.沃爾夫拉姆當然也真誠的為陛下您感到高興,又怎麼會感到生氣呢?]沃爾夫咬著下唇,以盡量壓抑自己內心的情感的聲線說出.

聽到這句話的有利,皺了皺眉,然後說:

[可是.在婚禮之後,我跟妻子蜜月回來,你就離開了血盟城了啊.....,要不是政務繁忙,我其實是想直接到這裡找你回血盟城的,到今天為止,中間我都有派人去找你回來,但是你一直都不肯見我.....]

沃爾夫低下頭

[你是....討厭我了嗎?]有利問

[那當然是...不可能的,有利]

[你終於肯叫我了!!]有利聽到久違的聲音開心的握著沃爾夫的手!

[但是這樣叫也許是最後一次了...]沃爾夫拉姆冷冷的說

[咦.....?為什麼....!???]

果然....有利依然還是個笨蛋魔王,尤其是對感情....

看著這樣的有利,沃爾夫拉姆想起當年,不管是明示暗示沃爾夫拉姆都無所不用其極的表現出他對有利的愛意,甚至拋棄了他的自尊只為為了讓有利回頭看他,讓他變成專屬於自己一人的伴侶,好幾次沃爾夫拉姆都覺得自己快成功了,但是這些努力,卻只因為一個女孩出現,那女孩哭著要有利只看他一個人,自己就什麼都沒有了......

為什麼.....?其實自己也很想問,這到底是為什麼.....

沃爾夫抬起頭看著有利,他也有好幾年沒看見有利了,正好趁這時端詳起昔日戀人的臉....

是不是瘦了呢?有好好吃飯嗎?那女人跟肯拉德怎麼沒有好好的照顧有利啊!?

如果是自己待在有利的身邊,自己是絕對不會讓有利遭受到任何的委屈的!

只是現在在有利身邊的人並不是他,他現在的身分只不過是有利的一個臣子罷了,就算過去有同睡一張床的關係......

但是現在的那張KING SIZE的大床,已經有另一個人取代他的位置了

光想到腦海裡就閃出一片空白,身體一陣噁心,前魔王三男不自覺得摀住嘴吧,乾嘔了起來.

[你沒事吧?沃爾夫!??]有利上前扶住了自己的前婚約者.

[我....沒事....陛下....]沃爾夫拉姆緊皺眉頭,推開了有利的手.

[怎麼又開始叫我陛下了呢?]有利看著這樣的沃爾夫,有點心疼,他知道過去自己都一直把沃爾夫拉姆的心意拒於千里之外,現在又跑來跟他說希望他能跟自己回去.這樣的自己實在是很自私.

有利看著沃爾夫拉姆的臉,不自覺又像以前一樣看呆了,離開他的這幾年沃爾夫拉姆一點也沒有變,遺傳自美麗母親的絕美容顏,還是跟以前一樣美麗漂亮,有利認為若要跟他母親比較的話.杰莉夫人的美是來自於他嫵媚性感的魅力,沃爾夫拉姆的美則是從他天生散發出來的亮麗自信,不過,現在的有利左看右看,過去認為的那種美麗自信的好像已經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自身那不可抹滅的王族高貴氣息,可能這幾年都一直在自己領地忙碌奔波的關係,現在的沃爾夫拉姆則是多了一份知性的領袖氣質,雖然這些都不是平常人所賦予的美的形容詞,但是有利認為這樣的沃爾夫看起來閃閃發亮,非常的耀眼.

[這傢伙.....又在我看不見他的時候變的這麼的美麗耀眼了啊......]有利心裡想.

[........有利?]有利就這樣看著沃爾夫發著呆,沃爾夫拉姆喚他好幾次陛下都沒發現,直到沃爾夫改口叫有利時,有利才驚覺回魂

[啊.........沃爾夫?對不起!我失神了!]

[你沒事吧?有利,幹麻一直盯著我看?]看來沃爾夫拉姆已經放棄喊有利陛下了

[沒有,我只是..........]有利眼睛一直盯著沃爾夫看,不自覺的時候,兩手已經輕扶上沃爾夫的臉龐.

[有利?]困惑著有利的舉動沃爾夫問.

不過沒等沃爾夫反應,有利的雙唇就覆了上來,這一切舉動都來的太突然了,沃爾夫拉姆根本來不及防備,而且他壓跟兒也沒到有利會對他這麼做,沃爾夫雙唇微閉,有點抗拒著這個曾經深愛著的王樣的吻.

[.....有利?]短短的吻結束了,沃爾夫拉姆心裡滿滿是不解跟困惑,現在這樣的舉動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呃.......]有利靦腆的搔著頭,有點不好意思剛剛突然的舉動.

[....你這個傢伙!!!]沃爾夫拉姆動怒了,揪住了有利的衣領說:

[你到底是想要怎麼樣啊!?都已經有了老婆跟小孩,現在還想跑來跟我這個前婚約者外遇嗎!??我可沒這種興趣陪你玩!]

[啊....請息怒啊....沃爾夫.......嗚....我不能呼吸了啦!!]看來不管過幾年,窩囊廢魔王依然還是非常的窩囊啊

看到有利已經因為缺氧兒滿臉通紅.沃爾夫拉姆只好鬆開了有利的衣領

[咳......嗯.....,不...不要生氣了!沃爾夫.....我只是在做你當初對我做的事而已啊!]有利無辜的說著

[我......,你少來了!我當初哪有對你這樣!你話可不要隨便亂說喔!]沃爾夫拉姆別過臉,不看有利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要在結婚儀式那天吻我呢!?]有利忿忿的說

[我.....吻你?]沃爾夫驚訝的回答....

我.....我有吻過有利嗎?沃爾夫拉姆心想,然後一個畫面一閃,沃爾夫想起來了

在有利迎娶新王妃的當天,前婚約者沃爾夫拉姆的確因心情不佳喝了許多酒,在婚禮上看著有利跟新王妃卿卿我我的畫面,更是讓沃爾夫猛灌從侍從那取得的酒

就在酒醉酣爾之際,沃爾夫感覺到有利前來關心他

[沃爾夫,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了那麼多酒,這樣對身體不好喔!]有利擔心的問著

[哼...]

[哇~!!身上都是酒臭味,你到底是喝了幾杯啊!?沃爾夫!還是一樣很不會照顧自己呢!]有利抱起小沃,想拉他到舒服的沙發坐

[....................]

[你看你喝成這樣子.以後我就不在你身邊了,這個樣子是要誰來照顧你呢?所以才叫你喝酒要適可而止嘛~~!!]有利心疼著沃爾夫對自己身體的不自重,大聲的斥責著

但是身下的美人沃爾夫拉姆也不是省油的燈,聽到有利這樣一說,身體一把火就上來了.

[陛下!]

[呃...?怎麼了?沃爾夫?]

[陛下今天新婚燕爾,放著新任魔王妃不管,跑來搭理一個臣子做什麼呢?而且這個人還是你的前任婚約者,難道陛下不覺得這樣子不太妥當嗎?]

[沃爾夫.........?]

[萬一被別人看到了,跑來對我們指指點點的,說些閒話,這不會對你的新王妃不尊重嗎?]沃爾夫亦正言詞的訓著這個老愛不務正業的魔王

[這個....我.........]有利對著這番言語不知所錯的回應著

[我.....我只是......擔心你....]有利嘆了一口氣

[......有利你就是這個樣子,不管是任何人的閒事你都想管,還是一樣的窩囊呢!]沃爾夫笑了

[沃爾夫....我真的.....]面對前婚約者那百看不膩的動人笑容,有利內心那一句話還來不及說,雙唇突然就被眼前的美人給堵住了

兩人的雙唇就像磁鐵兩極一般,一沾上就分不開了,現任真魔國魔王有利與其前婚約者就在魔王娶妻的大喜之日狂熱的接吻著

[有利我......喜...........歡.....]有了一絲空氣的朱唇不停的發出內心的話語

[嗯....沃爾夫....你說什麼?]雙唇繼續交疊著,帶著喘息的聲音,沃爾夫拉姆不顧一切的告白

[喜...喜歡你......]

有利嘴裡嘗到了迷人的酒香,身下的美人也因為接吻過久有點失去空氣缺氧,臉頰上微微泛紅著,這本應該只是單方面給予的吻,但是有利卻有點不想放開身下的這個人,一點一點的給予了回應

本來只是被動著被吻的有利,也不由自主的放入自己的舌對身下美人傾佔略奪,雙手也不自覺的環抱著自己的前婚約者,不讓身下的美人有機會逃脫.

過了幾分鐘之後,有利才慢慢的放開沃爾夫拉姆,兩個人都因為獲得了新鮮空氣而大口大口喘息不已.

沃爾夫拉姆用手臂擦了擦自己的雙唇,他心想,本來這個吻只是自己單方面想要結束這段關係,除了道別之外,就沒有其他存在意義的吻,那句告白也是想要了結才不自覺脫口說出的,但是有利出乎意料之外的回應讓沃爾夫現在的心都亂了.

 

之後,他就從魔王的結婚儀式裡逃走了....

 

[我以為,那個時候以沃爾夫你的個性,很有可能會在婚禮上搶親呢!就這樣對著我妻子大喊"有利是我的!!"這樣!]有利笑著說

[笨蛋!誰會那麼做啊!你都決定要結婚了.我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前魔王三男手交叉在胸前然後又繼續說:

[況且,有利你從以前就很固執,你做的決定不管別人怎麼說你也是會貫徹自己的信念一意孤行!更何況這是你決定的婚姻大事,我去搶親又有什麼意義,也只會落得被民眾淪為茶餘飯後的話題,這一點尊嚴我還是有的!]

[沃爾夫......]有利低下頭

[還是說,如果那天我真的那樣做了,你就會願意改變主義跟我結婚嗎?]沃爾夫拉姆大聲的說

[.....願意啊........]

[看吧!果然是這種結......!???等....等等!有利!?你剛剛說了什麼!?]小沃大聲驚呼

有利搔了搔頭,露出有點靦腆的笑容說:

[我說,我願意改變心意跟你結婚,沃爾夫拉姆!]

[你.....你...你....你說什麼!???有利!?你該不會是吃錯藥發高燒了吧!?就算過幾天就是愚人節,你也不用特地跑來這裡跟我開這種玩笑吧!?]沃爾夫拉姆驚慌的說

有利看著沃爾夫,別過臉嘖了一聲,然後認真的看著他的前婚約者說:

[我剛剛說的是真的!沃爾夫!而且,當初我會跟那個女生結婚,這件事你也必須負一半責任!]

[我......!?我...有什麼責任!?別隨便亂推給我!!你這不負責任的傢伙!]小沃生氣的說

有利嘆了一口氣,然後說:

[還不是當初那女孩子哭著抱住我跟我說要我一輩子只能看著她,那時候你也知道我都過著XX年沒有女人緣的生活,從來沒有這樣跟女孩子接觸過,根本都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那時候你明明也在場,我一直使眼神問你我該怎麼辦,沃爾夫你竟然就這樣冷冷的看著我,叫我娶她耶!!]

[什....什麼!?我哪有說過這種話!??]沃爾夫慌張的說

[有!你有說!!你那時候對我這樣說"既然有利你又愛隨便當好人成這樣,乾脆你就照顧她一輩子好了!哼!然後就轉身走了]

[喂!你別連聲調句尾都學我說話啊!呃....不過聽你這麼一說,我好像想起來了....]

[結果那女的竟然就真的這樣當真了,到處跟人說我要娶她,而且還得到了"前"婚約者的首肯]有利回想著當初的情景

[你....你這個笨蛋!!既然不想娶她,那你當初為什麼不早說啊!??連拒絕女孩子都不會,真的很窩囊耶!]小沃大聲的罵著第27代窩囊廢魔王

[有.....有啊!我好幾次都想跟你說,可是你一直都在氣頭上不理我,女方那邊行動又那麼積極,好幾次要跟對方提,可是我連他父母都被拉去見了,好怕傷她的心,結果就這樣一直拖到婚禮當天了....]有利摀住臉,有種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覺.

[什麼!?連拒絕人這點小事你都不能自己HANDLE!?有利你果然真的是個徹徹底底的窩囊廢KING呢!!]沃爾夫用很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有利說

[不要隨便學奇怪的英文啦!!]有利大聲的說

[雖然我也有想過要跟肯拉德說,但是這麼大條的事,你叫我怎麼說出口!!]有利摀住臉啜泣中

[這麼大條的事情還不是你捅的!]沃爾夫拉姆白了有利一眼.

[而且婚禮那天,你都那樣吻我了,還說喜歡我,害我以為你會不會又像以前一樣跑過來把我搶回去!所以我就很開心的回應了你的吻,誰知道沃爾夫你什麼都沒做就跑走了!害我婚禮完就被女方家拉去一個奇怪的地方度蜜月!你知道嗎?沃爾夫!那一個月我簡直生不如死啊!!!]一想到那畫面,有利身體就忍不住顫抖著

[是嗎?我倒看你玩的挺樂的.....]

[咦?你怎麼這樣說?沃爾夫,難道你有偷偷跟來嗎?]有利問

[才......才沒有呢!!!你少胡說八道了!誰要跟著魔王夫妻去度蜜月啊!!我才沒那種興趣!]沃爾夫拉姆臉都紅了,他死也不能讓有利知道他有瞞著哥哥們跑去偷看他(事實上是查看有利有沒有做出對不起他的事)

[是嗎.....可是我在那裡的時候,老是看到有一個跟你長的很像的金髮美少女在我身邊走來走去呢!]

[哇~~啊~~啊!!!你絕對是看錯了!!]沃爾夫死都不能讓有利發現那個金髮少女其實就是他,太丟臉了!

[是嗎?我倒很希望我看到的是你呢....]有利失望的說

[不....不說那個了!就算這樣,你還不是這幾年都沒來找我,你跟新任魔王妃不是過的還挺愜意的嗎?]

[那才是天大的災難呢!!雖然我老愛跟你說我們兩個是男生,沒有辦法結婚,一直想趕你出去,但是真的當一打開我房間,就看到一個女生一絲不掛的在我KING SIZE的床裡面,那畫面說真的,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有利驚恐的說

[什麼恐怖?這不是有利你一直朝思暮想的畫面嗎?]

[當然很恐怖啊!那女孩子又不是你!!]

[咦!?]沃爾夫拉姆驚訝了

[跟那女孩子結婚前,你就不理我也不跟我睡了,我其實都不敢跟你說,你沒有睡在我身邊,我的床就變的很大,房間也無線延伸了.害我每天都失眠]

[咦!?]

[一開始或許我還能靠著你殘留的味道入眠,但是日子久了,味道還是會變淡的.那女生就這樣大辣辣的睡在我床上,整個床都變成她的味道,根本就沒辦法睡覺麻!!]有利崩潰道

[什...什麼麻!?我看你還是覺得很開心嘛!有利!]沃爾夫有點生氣了

[不...不是的!沃爾夫你聽我解釋!這兩種層次不同拉!!]

[層次?什麼層次!?你給我說清楚!!]沃爾夫拉姆揪住了有利的領口

[就...就是,我還是比較喜歡你睡在我身邊啦.....,所以自從那天起,我就每天都去睡你之前住的房間.....,那女生就睡我的臥房,這樣拉!]有利大聲反駁著

[什....什麼!?]前魔王三男羞的滿臉通紅了,放開了手中的有利

[還是沃爾夫在我身邊睡才睡的比較安穩,雖然後來我也開始習慣了自己一個人睡了拉!]有利搔了搔頭,害羞的說

[哼!你以前不是還嫌棄我睡相不好嗎!?]沃爾夫為了掩飾害羞別過臉問

[那只是我在害羞啦!!而且床每次都被你這樣公然侵佔,讓我碎碎唸一下不行嗎!?]有利大聲說著

[可是,就算是這樣,你還是都沒有來找我回去啊!血盟城到這裡也只需要三天的時間吧,有利?]沃爾夫問

[要是能來的話,我也想啊!沃爾夫你都不知道,我所有的行程都被那女人排的滿滿了,一刻都不讓我出去,我去哪都有5.6個人跟著我,我還偷偷求肯拉 得帶我出去找你,好幾次都快要到了!他竟然有辦法追著我跑到這裡來呢!一看到我就說還有很多要事要我回去處理,明明都看到比魯雷費城了,只好又跟著他回去 了.....,不過沃爾夫你才是呢!我明明都派好幾個人來求你回去,你也真狠心一直不回來!連封信也不送給我!]有利委屈的說

[哼!那是因為你派人送來的信上面都寫著滿滿的你跟現任王妃各種相愛的事蹟,我又怎麼好意思回去打擾你!]沃爾夫一想到那些信就恨的牙癢癢的.

[什麼?什麼事蹟?我才沒有寫過這種事呢!沃爾夫那些信呢?拿來給我看看!!]有利一頭霧水

於是沃爾夫拉姆就把身上一疊有利給他的情書...呃...信!拿給了有利.

[什....什麼!?我寫的信什麼時候變成這種文情並茂又軟趴趴的的羅曼史了啊!???]有利驚呼

[嗯?難道這內容不是你寫的嗎?有利?]沃爾夫拉姆疑惑道

[這種信怎麼可能是我寫的啊!你看這種少女的字體,噁心巴拉的甜言蜜語,信上面還傳來一股百合香氣,這怎麼可能是我寫的信啊!!]有利大叫

[這麼說....這些信難道是.......]

[除了那個女生,我也想不出第二個人了!]有利扶著額頭,頭痛的說

[快幫我想個辦法啦!!沃爾夫!我可不想跟那麼恐怖的女生在一起啊!我根本一點自由的沒有!!而且這些年,古蕾塔每天都一直罵我,說他不喜歡這個新 媽媽,每天都吵著要我去接你回來,在這樣下去,古蕾塔在過幾年就要到叛逆期了,萬一他真的變成叛逆的不良少女怎麼辦!??沃爾夫!你知道的!孩子的教育可不能等 啊!!]有利拉住沃爾夫拉姆的手激動的說

[就算你這樣說,我也想不出什麼辦法來幫你啊,有利!你都已經結婚了,這件事也是個全國都知道的定局,如今可不是你跑來跟我說反悔就反悔的事情唷!這件事可是關係到了整個真魔國和魔王的威信呢!]沃爾夫理智的分析狀況中

[什麼威信不威信的!!沃爾夫拉姆,我只想要你一個啦!!所以這件事你也有責任,不管啦!快想辦法幫幫我啦!!沃爾夫~~~!!]有利兩手握住沃爾夫拉姆的手,使出他最厲害的殺手鐗-撒嬌,前魔王三男馬上抵擋不住

[真是....拿你沒辦法呢!有利!]沃爾夫拉姆嘆著氣說:

[但是事到如今,我又有什麼立場可以回去呢?]

[你絕對很有立場可以回去啦!沃爾夫!!]

[什麼?]

[因為你的兩個哥哥,這次都跟著我一起來迎接你了啊!]

這時,沃爾夫拉姆才看到了有利身後的哥哥們....(附帶一提,哥哥們來了很久了喔~)

[為了這種事,竟然叫我丟下政務,千里迢迢的跑來這裡看你們演愛情肥皂劇....]古恩達額頭上的皺紋又緊緊的多了一條

[沃爾夫,我們大家都很想你,尤其是有利呢!]肯拉德對著自己可愛的么弟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

[我們一起回去吧!沃爾夫拉姆!]有利伸出了他的手,沃爾夫拉姆則是緊緊的回握著.

 

 

(待續)

 


 

看到這裡的人

之前的虐都是騙你們的

裏奈只會寫閃光文拉XDDDDDDDDDDDDDDDDD

花哈哈哈

結局篇請入這

 

 

 


創作者介紹

抱我吧!小姐♥穎司的腐光閃閃♥

穎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