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是以小說的形式記錄翡瑪的第一次~~~

距離我上次寫廚廚的肉文大概有兩年了吧
因為每天都在妄想,乾脆就寫寫,記錄一下
害我現在突然有種年輕感XD
附圖就等有空再畫吧...
目前行程已經排滿惹...ORZ
 
 
-----------------------(我是分隔島)-----------------------------
 
人物介紹:
 
 
阿斯瑪:穎司家兒子,魔族純血,爸爸為高等惡魔,媽媽則是魅魔,家族擁有一大片廣大腹地,所以整天無所事事也有錢花,喜歡打架殺人鬧事,就是個很普通的惡魔青年(但是家裡有錢),興趣是拉小提琴跟畫畫
 
 
翡翠:啾比家孩子,人類與亞人族所生的混血青年,個性認真,為了找尋父母而踏上旅程.
 
 
稍微會提到的人物(不會出場):
 
白蛇姬:月魅太太家的孩子,個性堅強漂亮的孩子,喜歡翡翠,曾經跟翡翠單獨約會過.(出處此篇)
 
 
------------------------------(小說開始分隔島)-------------------------------------
 
阿斯瑪今天一個人上了酒館,似乎有著煩心事,獨自一個人對著酒吧喝起酒來.
 
[什麼麻...翡翠那傢伙.............]
 
[不過就是有女孩子跟他告白,就跩的像要飛天了]
 
阿斯瑪一搭沒一搭的發他的好朋友翡翠的牢騷,自從聽到520那一天翡翠要跟別的女孩子約會,心裡就開始很不是滋味
 
[可惡,為了跟女孩子約會居然拒絕本大爺的邀約,一整天都像蒼蠅似的圍繞在那個女孩身邊,丟不丟人啊!]
[要是換成本大爺,隨便一抓都有很多女孩子巴著上來,朋友才是最重要的好不好!!居然敢丟下本大爺去跟別的姑娘在一起!!!可惡可惡可惡!]
 
阿斯瑪接過不知道是第幾杯酒保為他特調的酒,一邊碎碎念著各種咒罵他好友的話語,這時有人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阿斯瑪?]
 
[嗯?翡翠?你怎麼來了!?]
[你不是跟那個什麼白什麼姬的去約會了嗎?]
 
[嗯?你說白蛇姬嗎?我已經跟她約會完了,難道不能來找好朋友喝酒聊聊天嗎?]
 
[恩...可是我剛剛都在罵你耶....]阿斯瑪已經有點酒意,連對話都直接不修飾的說出內心話了
 
[我知道啊!]
 
[你怎麼知道?]阿斯瑪一臉驚訝的問.
 
[你說的話我在門口就聽得到了,...........看來你很氣我喔!]翡翠捏了捏阿斯瑪的臉,雖然聽到了阿斯瑪一堆莫名其妙的氣話,但翡翠還是保持著他的風度,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樣子
 
[對啊,本大爺是氣你..............]
 
[那你討厭我了嗎?]翡翠稍微欠了欠身子,往阿斯瑪旁邊的坐位移動
 
[還沒有......]
 
[那就好了,就當讓我幫你消氣,你今天喝的都算我的吧!]翡翠夠義氣的提出擔當今天阿斯瑪的酒錢負責人.
 
[那我會把你喝垮喔!]阿斯瑪聽到翡翠要請客,眼神晶亮,牢騷都跑了大半了.
 
[沒問題的,你隨便喝吧!我陪你!]翡翠也示意酒保幫他也調配出他要的酒,打算陪阿斯瑪來個不醉不歸!
 
酒過三巡,兩個人也從天南聊到地北,阿斯瑪突然想到了什麼,開口便問
 
[翡翠....]
 
[嗯?]
 
[你還是處男嗎?]
 
[噗!]翡翠聽當阿斯瑪這樣的問話,當場就把剛剛喝得一口酒全噴出,剛好都灑到阿斯瑪身上
 
[你做什麼啦!唔哇!居然敢噴本大爺一臉!]
 
[沒有...還不就是你突然問了奇怪的話題...]
 
[我也只是好奇問問看麻,畢竟你現在也剛交了女朋友,好奇問問看麻]
 
[他還不是我女朋友,我們還是清白的,而且阿斯瑪你也知道我對蛇類天生就沒什麼免疫力....光是在他身邊我就渾身發抖了...]
 
[你不是很興奮的跑來跑去嗎?]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很興奮了?]翡翠沒好氣的說
 
[是嗎........?]阿斯瑪狐疑的盯著翡翠看啊看著
 
[是啦!]翡翠強調著他的清白
 
[那..............要不要跟我試試?]
 
[噗!]翡翠第二次的把酒灑在阿斯瑪身上
 
[很髒耶你!]
 
[誰叫你又問了奇怪的問題!]翡翠對他的好友感到無奈
 
[也不過就是做愛嘛,有什麼好奇怪的?]阿斯瑪是惡魔種族,對於性愛就像喝白開水一樣自然,所以他自認這種邀約也不過就是一種你情我願大家一起解決生理需求的身心小調劑.
 
[實在不能理解你們魔族的貞操觀念.....]
 
[反正你也還是處男麻,跟我做做又不會吃虧,就算翡翠你不跟我做,我還是可以找別人啊!]阿斯瑪無心的表示
 
[你要找別人做?]翡翠突然臉色一沉
 
[是啊,本大爺隨便找應該就有很多人想跟我做,還是翡翠你只想跟你的白蛇姑娘?]
 
[不要跟我提到她....]翡翠臉色又更沉了,但阿斯瑪完全沒察覺到他好朋友臉上的變化,又說:
 
[算了,翡翠不想做,那我等等就去約別人好了]
 
這時翡翠突然握住阿斯瑪的手,臉色非常難看的說:
 
[我有說不想跟你做嗎?]
 
[咦?真的要嗎?我也只是隨便說說的啦...]
 
[我不跟你做,你會去找別人不是嗎?]
 
[話這樣說也沒錯啦.....]阿斯瑪搔搔頭說
 
[那好,走吧!酒保,我錢就放在這了]翡翠說完,就拉著阿斯瑪的手離開了酒館
 
*************************
 
[幹嘛....放..放手啦!]阿斯瑪被翡翠跩著手,顛頗的尾隨著翡翠到了兩人暫時居住的旅館
 
阿斯瑪花錢非常的闊氣,所以旅行外地都會選擇很昂貴的旅館居住,但是自從認了翡翠這個朋友後,只要阿斯瑪亂花錢,就會被翡翠責罵,所以現在阿斯瑪就乾脆跟翡翠住在平價的小旅館當鄰居
 
[去你房間還是我房間?]翡翠問.
 
[咦?呃......都...都可以]
 
阿斯瑪說完就被帶到翡翠的房裡,翡翠也不等阿斯瑪反應,直接就把他丟到床上,低頭就是一個吻
 
[咦...哪有人會一開始就跟好朋友接吻的.....]阿斯瑪心裡想,但是他不敢對翡翠說,翡翠雖然是處男,接吻技巧卻很好,很快的阿斯瑪就被吻得暈呼呼了,直到阿斯瑪覺得跟翡翠接吻了好像有一世紀那麼久,翡翠才慢慢把阿斯瑪放開.
 
[翡...翡翠?]
 
[你說!]翡翠俯身貼近阿斯瑪的身子
 
[嗯?]
 
[我該怎麼做?]
 
[咦?.....怎麼突然說該怎麼做......]
 
[沒辦法,你自己不是也知道我沒有經驗啊!這種事還是得問問你這個經驗豐富的專家吧!]
 
阿斯瑪被問得啞口無語,只好乖乖的對翡翠來個手把手教學
 
[唔...其實我也只有當攻的經驗,翡翠你想被我壓嗎?]
 
[不要]翡翠即答
 
[好吧...其實我後面也是第一次,不過根據我當攻的經驗,也還是知道該怎麼做啦]
 
阿斯瑪只好把自己過去經驗一步一步的對翡翠說
 
[首先,要擴張這個地方...]這時兩人身上早已一絲不掛,阿斯瑪指著自己的菊穴,示意翡翠照著動作
 
[是....這樣嗎?]翡翠用手指沾上了阿斯瑪不知道從哪弄來的潤滑劑溫柔的探入阿斯瑪的菊穴,輕聲問著
 
[嗯....對!大概擴張到3~4根手指能放入就可以了]阿斯瑪有點尷尬的說
 
[好!我會加油的]翡翠說完,便開始發揮他那好孩子性格,努力的擴張著阿斯瑪的菊穴
 
約擴張了一段時間,翡翠從一開始一根手指探入,現在似乎三根手指也能很輕鬆得深入了
 
[哇...好厲害呢!阿斯瑪的這邊...]翡翠讚嘆的說
 
[唔...別說啦,害我開始有點難為情了]
 
[原來你也會害羞嗎?]翡翠驚訝的問
 
[為什麼我不會!?話說,翡翠你一邊看著本大爺一邊幫我擴張,你居然自己也勃起了?]
 
[因為阿斯瑪的表情看起來很煽情啊!]翡翠誠實的回答
 
[是嗎?我怎麼不知道?]
 
[是啊...尤其是我擴充到這裡的時候...]翡翠在剛剛幫阿斯瑪擴充的同時,不小心誤觸的阿斯瑪的敏感點,阿斯瑪受不了刺激便開始嬌喘連連,所以翡翠就暗自記下了這個地方,現在,他就在觸碰阿斯瑪的敏感
 
[啊啊....別....就跟你說不要碰那裏了......]阿斯瑪被碰到最敏感的地方,不由自己的嬌喘了起來,語氣還帶了一點哭腔
 
[咦?你是說這裡嗎?]翡翠故意的又摸了幾把
 
[啊..啊...哈啊...翡翠..你...明知故問.....]
 
[嘻....阿斯瑪真可愛...]翡翠在故意多摸幾把
 
[你才可愛吧!不准你說...本大爺可愛.....啊...]阿斯瑪忿忿不平的說著,但是又被翡翠一直觸碰敏點,讓他生氣的語氣聽起來只是在跟翡翠撒嬌的鶯鶯燕語
 
[我可以親親這裡嗎?阿斯瑪的這裡看起來也好誘人,好可愛]翡翠指指阿斯瑪有點泛紅的乳頭,詢問阿斯瑪的意願
 
[唔....你想親就親啦,不要問我!]阿斯瑪滿臉通紅的說,內心OS想:果然每個處男都是不容小看的,說什麼不知道,其實根本都知道吧
 
聽到阿斯瑪說可以的翡翠,馬上就開始吸允阿斯瑪的乳頭,阿斯瑪的乳頭小巧可愛,可能是過去都當攻的關係,那裏不太讓人觸碰,所以還是可愛的粉紅色.
 
[啊....]阿斯瑪的乳頭被翡翠玩弄著,不自覺發出了呻吟
 
[好敏感呢,阿斯瑪的這裡]
 
[可惡,不要說!就是那邊如果被碰觸到,我整個人會變得很怪,所以我才不喜歡給人弄!]阿斯瑪誠實的說道
 
[那給我弄就可以嗎?]翡翠問
 
[哼!看你是本大爺的好友,又是處男,給你特別招待啦!]阿斯瑪不甘示弱的說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羅!]翡翠聽到阿斯瑪的回答知道他又是在鬧彆扭,不知為何居然感到有點開心,又更執著的舔弄著阿斯瑪的乳頭
 
[啊...哈啊.....不要...一直弄那裏啦.....]
翡翠對阿斯瑪的乳頭又啃又咬,就像對待著他最喜歡吃的食物一樣的吸允著
很快,阿斯瑪沒多久就棄械投降,被翡翠弄得軟呼呼的
 
[嗯.....翡翠....啊啊...不要弄了....]
 
翡翠看著阿斯瑪越來越可愛的床上表情,不由得停住並暗叫糟糕
[本來只是想嚇唬阿斯瑪的,害我現在越來越認真.....都怪阿斯瑪一直露出平常我看不到的可愛表情....]翡翠內心OS直叫不妙
 
[翡翠....?]因為翡翠突然停止了動作,阿斯瑪疑問的問
 
[嗯....阿斯瑪....]翡翠表情擬重
 
[嗯?]
 
[我.....可以進去嗎?]
 
翡翠其實限在在內心正在做著極大的煎熬,因為他知道若是真的跟阿斯瑪越過了這一線,以後能不能繼續當好友都很難說了,但是阿斯瑪此時的可愛身軀卻一直在他懷裡一直不停的誘惑著他[平常那麼粗魯,現在卻居然那麼可愛!?]這樣的反差讓翡翠感到招架不住,很快的生理戰勝了理智,讓他對著阿斯瑪問下了那關鍵的一句話
 
雖然翡翠心裡想著希望阿斯瑪不要答應,但若真的遭到拒絕,翡翠其實內心也不想要阿斯瑪真的拒絕他,懷著這樣矛盾的心情,阿斯瑪開口了
 
[隨....隨便你....]阿斯瑪羞紅著臉,把臉埋進去了枕頭下
 
居然是這種答案?決定權又回到了翡翠身上,但是阿斯瑪說著隨便的時候滿臉通紅的埋在枕頭下的舉動又讓翡翠覺得他真的好可愛,一分神,翡翠的身體便早已背叛了他的內心騎上了阿斯瑪
 
[啊....啊啊...翡翠.....]阿斯瑪受到了翡翠給予的刺激,開始無意識地不停叫喚著翡翠的名字
 
翡翠騎在阿斯瑪的身上,採用了背後式的體位,因為他之前有聽人說,第一次採用這種體位對心上人是最沒有負擔的
 
[心上...人...嗎?]翡翠突然意識到他對阿斯瑪的重視,到底什麼時候變成如此重要了呢?第一次產生這樣戀慕的心情,不想要阿斯瑪跟其他人做,對阿斯瑪的初吻及後面第一次給他感到開心,還想要阿斯瑪成為專屬他一人的伴侶
 
之前翡翠都還只是試探不敢確定,但在這一次的不小心中,讓他確認了自己對阿斯瑪的感情
 
[我記得阿斯瑪他不跟任何人接吻的]翡翠心裡想,像是要確認般問了阿斯瑪
 
[阿斯瑪,你為什麼要跟我接吻呢?你不是不喜歡?]
 
[啊...啊啊....]阿斯瑪被翡翠抽插的不斷呻吟,面對翡翠的提問他也只能斷斷續續的說出幾個單詞
 
[哈啊...還...還不都...是因為...你...啊啊...因為...是你....所以本大爺...啊....才容忍的....!]
 
翡翠似乎很滿意阿斯瑪的答案,把阿斯瑪的臉別過來偷偷親吻了一口阿斯瑪可愛的小嘴
 
[對不起啊,阿斯瑪....]
 
[咦?....什...麼?]
 
不等阿斯瑪會過意,翡翠就把阿斯瑪轉身,讓他正面的騎在翡翠身上,阿斯瑪一時沒有了支點,只能緊緊抱著翡翠
 
[對不起....我還是想看著阿斯瑪為我迷亂的臉做,對不起沒辦法溫柔的對你...]翡翠懷著歉意的對阿斯瑪說,然後像是抱著珍愛的玩具,抱著阿斯瑪,往阿斯瑪最敏感觸衝刺
 
[啊啊.....好..激烈...嗚嗚....]
[嗚....好棒.....原來後面也能這麼有感覺.....]
[啊啊...翡翠....我還要.....]阿斯瑪不停的被翡翠衝撞著,意識早已拋去大腦最深處,現在他只能任由著生理衝動不停的對翡翠搖晃著腰,想要翡翠給予他最甜美的刺激
 
[阿斯瑪的裡面..好棒....]翡翠也抵擋不住阿斯瑪可愛的要求,努力的回應著他
 
兩人的身軀就這樣在這一夜不停的交纏在一起
 
 
*******************
 
隔天
 
隔天一早,翡翠便自然醒來了,大概是平常就養成早起的好習慣,就算昨夜跟阿斯瑪纏綿了一夜,他的生理時鐘還是會乖乖的定點起床
翡翠看看了在他旁邊熟睡的阿斯瑪的睡臉,覺得可愛的很,不由自主了偷捏了阿斯瑪的臉幾把
 
[唔.....早安.....翡翠]大概是捏捏臉有功用,阿斯瑪也醒了
 
[早安,阿斯瑪]
 
[唔....我昨天都做了什麼?]阿斯瑪柔柔他零亂的銀髮,意識不清醒的說
對了...阿斯瑪突然意識到他昨夜跟翡翠做了的事實
[真不該喝酒的............]俗話說酒後吐真言,但是阿斯瑪酒後卻是不小心吐了真言還跟好友上了床,好像比只吐真言的後果還要更嚴重
 
[啊啊,翡翠你就當什麼都沒發生吧!]阿斯瑪馬上跟身旁的好友陪不是
 
[我昨天好像喝的有點多.....不知道為什麼會跟你做了,你就當作沒發生吧!]阿斯瑪馬上撇清關係
 
[你說什麼?]翡翠的臉色開始往下沉
 
[啊啊,翡翠你果然要生氣的!對不起,就當我不好吧!!!這次就當彼此的不小心好不好!]阿斯瑪趕緊對翡翠賠罪
 
 
翡翠的臉色又更沉了
[你要我忘記我們昨晚做的事?]翡翠問
 
[嗯.................]阿斯瑪低下頭,不敢看著翡翠
 
[對不起,我辦不到]翡翠的語氣有點生氣
 
[啊啊..對不起..果然惹你生氣了嗎?]阿斯瑪心想,果然他最不想面對的事實要來了
 
[這下可能朋友都不能當了.....]以翡翠那認真的個性,阿斯瑪覺得他沒被翡翠砍了已經是萬幸了
 
阿斯瑪有點沮喪,低著頭準備聆聽翡翠最後的話語
 
翡翠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阿斯瑪,昨天我已經確認我對你的感情,事到如今你要我放棄你,當一切都沒發生過,我真的辦不到...]
 
[咦?]阿斯瑪眼神一亮
[翡翠....你是說...........?]
 
[我是指,我意識到了我喜歡你這件事]翡翠對阿斯瑪解釋
 
[翡翠你喜歡上本大爺了嗎?]
 
[是,不行嗎?]翡翠答道
 
阿斯瑪不知道為什麼對翡翠這乾脆的告白感到開心,他開始不了解自己對翡翠的感情
 
[當然你不用現在就給我答案,但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意罷了]翡翠體諒著阿斯瑪的心情說著
 
 
[我好像也喜歡翡翠.........]
 
[阿斯瑪..............?]
 
[我說,本大爺好像也喜歡你啦!!!]阿斯瑪怕翡翠誤解他的回答,努力的回應著
 
[所以我們是兩情相悅?]
 
[嗯.............大概吧]
 
[太好了!]翡翠抓著阿斯瑪偷親了一口,抱著阿斯瑪在床上亂跳
 
[喂!本大爺現在腰很痛!不要這樣搞我!!]
 
[啊!對不起!阿斯瑪]翡翠賠個不是,然後小心翼翼的把阿斯瑪扶回床上,溫柔的揉揉他的腰間,雙手環抱著阿斯瑪
 
[好想就這樣一直抱著你喔!]翡翠對於人生第一次獲得的戀人,感到有點開心
 
[原來翡翠是會黏人的類型嗎?]
 
[嗯,對你的話好像是這樣呢]
 
[哦.....]阿斯瑪好像感到有點害羞,把臉別了過去,不看他
 
兩人就這樣,在這一天正式成為了一對情侶
 
 
---(END)---
 
 
後話:終於打完惹QAQ我要來睡了!晚安
有什麼補充明天再補吧~~
 
後話2:關於翡瑪的第一次之前有在站內跟啾比太太討論過了幾次XD
所以寫起來到是沒卡住就這麼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了~~
 
後話3:總感覺翡翠隔天就會叫阿斯瑪去退定他的房間XD
 
 
 
創作者介紹

抱我吧!小姐♥穎司的腐光閃閃♥

穎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